热点文章
文章检索
请输入关键字进行检索:
 
  ·您现在的位置: 中国校本研修网 >> 今日教研 >> 管理评估与监控 >> 文章正文
 
作业并非多多益善
——访上海市教科院普教所汤林春
作者:张婷    文章来源:转载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09-2-23

  质疑作业与成绩的关系

  记者:作为“课业负担与学业成绩关系的实证研究”课题的负责人,请您谈谈学生作业到底出了什么问题?

  汤林春:在许多人眼里,课业负担与学业成绩有着一种不证自明的关系。否则,为什么课业负担老是居高不下?其暗含的假设就是,要提高学生的学业成绩,就必须增加课业负担。因此,随着社会竞争的日益激烈,就业竞争的空前加剧,传递至教育领域就表现为升学竞争与考试竞争,实质上就是学业成绩的竞争,而提升学业成绩就必然导致学生课业负担的增加。

  既然增加学习时间能提高学习成效,那么为了考一个好分数,进一所好学校,学生自然想到要参加补课,聘请家教;教师也自然要给学生加课,增加作业量;家长也自然不愿看到孩子将时间“浪费”在玩耍上,而是随时敦促他们埋头苦读。有意无意间,学生的课业负担就加上去了。这样一来,增加课业负担似乎是提高学业成绩的自然选择了,减负自然就难减了。

  但课业负担与成绩的关系果真如此吗?奇怪的是,虽然社会上存在着大量的通过增加课业负担提高学业成绩的做法,但人们很少认真地去研究它们两者的关系。有关“学习负担”、“课业负担”的文章很多,在Google网上输入“课业负担”一词进行搜索,大致可以给出308000个条目,但主要是有关课业负担的政策与调查,有关课业负担与学业成绩关系的文章并不多见。所以,就有必要再深入探讨。

  感觉作业较轻时成绩好

  记者:我国历史上有“头悬梁,锥刺股”的典故,后人常常以它来激励晚辈发愤读书。这也反映了很多人的想法,正所谓,“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”。您是怎么看待这一观点的?

  汤林春:我们通过问卷调查法与测试法,对上海市5个区第一批23所“二期课改”试点中小学校的6505名学生(其中,四年级2868名,七年级3637名)进行了调查与测试。从调查中,我们得出了以下结论:

  学习时间越长,课业负担的主观感受越重。四、七年级课业负担客观指标与学生课业负担主观感受都呈正相关,其中上课时间与主观感受的相关没有统计意义,但作业时间与负担主观感受相关度最高,但是低度相关。

  在四年级,预复习时间、家教布置作业时间与主观感受呈低度正相关。其他各项指标的相关都十分微弱。这说明,总体上学生学习时间越多,学生感受到的课业负担越重,其中教师布置作业的时间与课业负担主观感受的关系最大。

  课业负担与学业成绩的相关度并不高。四、七年级家教时间与各科成绩都呈低度负相关。四年级的家长增加作业时间与数学、自然成绩呈低度负相关,预复习时间与英语成绩呈低度负相关;七年级预复习时间、家教时间与各科成绩都呈低度负相关,家长增加作业时间与科学课成绩呈低度负相关。

  以上结果告诉我们,课业负担与学业成绩没有明显关系,如果有,也是低度负相关。课业负担过重的学生学业成绩不但不好,反而有下降趋势。

  课业负担主观感受较轻时学业成绩最好。四、七年级学生课业负担主观感受与学业成绩的相关曲线基本呈倒“U”形。课业负担太轻,学业成绩不是最好;课业负担太重,学业成绩最差;课业负担比较轻时,学生的学业成绩最好。由此看来,拼命给孩子加课程、加作业并不是个好办法,一定要考虑孩子的心理承受能力。

  作业时间一两小时最佳

  记者:您认为,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每天的合理学习时间应是多久?您可以为老师们划定一个统一标准吗?

  汤林春:在教育实践中,我们发现,成绩好的学生往往理解快、做作业快,花在学习上的时间相对较少,觉得愉快轻松;而成绩不太好的学生往往理解慢、做作业慢,而且花在订正错误上的时间较多,学得相对辛苦。

  反过来,是不是花在学习上的时间越少成绩越好呢?事实并非如此。虽然课业负担与学业成绩相关不大,甚至有轻微的负相关,但是我们具体的分析都发现,学生好成绩的取得需要有一定的时间保障。学生学业成绩与教师布置作业时间的相关曲线基本呈倒"U"形,没有作业时间与作业时间太多,学业成绩都不太好。

  由于学习时间与学生课业负担的主观感受呈正相关,但是好的学业成绩并不能靠一味地增加学习时间来获得,所以有必要对花多少时间才能既获得最佳学习效果,又能保持较轻的课业负担进行研究。

  如作业时间,四年级以1小时左右,七年级以2小时左右为好。但是超过了一定界限之后,学生的学业成绩反而急剧下降。这说明学习时间太多,就会出现“过犹不及”的问题。

  而学生自身条件及所处学习环境的差异,使他们完成同样学习任务所需时间极不相同,这就为确定一个相对统一的最佳时间造成了障碍。但有两种方法可以解决这一难题:一是设计一个绝对标准:如以80%的学生达到掌握水平所需的时间为最佳时间;二是设计一个区间标准:如以60%的掌握水平为最低标准,以90%的掌握水平为最高标准,这样达到60%到90%掌握水平的时间区域即为最佳学习时间区域。

  困局破解还需改革考试

  记者:对于减负这个老大难问题,您是否还有其他建议?

  汤林春:现实中的学生课业负担与日俱增,问题的症结在于高一级学校招生过分依靠单一的升学考试成绩。最近几年,高校招生增加了学校的自主权,中等学校招生增加了推优名额。但规模太少,绝大部分学生还是凭最后一次高考或中考成绩决定升学的成败。在“天道酬勤”的古训下,谁也不敢懈怠。

  所以即使是学校将负担减了下来,家长也不会领情,相反还在想方设法把负担加上去。因此,即使考试难度降低,如果没有其他的导向,人们仍旧会拼命地钻考试的“牛角尖”。

  我们没有办法消除这种“囚徒二难”的局面,但可以利用它,借助它引导学生全面提高素质与减轻负担。如把体育成绩、参加社会实践活动情况、从事科技活动情况等作为升学的硬指标,使他们在升学总成绩中占有相当的比例,以引导学生注重学科以外的竞争。

  美国高校招生模式值得我们参考。他们一般根据国家标准考试如GPA(学校成绩)、SAT(修学能力考试)、ACT等成绩决定录取。在审查资料时,还要看学生成绩、高中教学质量评估、推荐信、参加课外活动情况、特殊技能和受奖证明、人品和领导才能等。学生参加课外活动内容、时间,对社区和自身成长有所帮助的体验、阅历,以及学生特长都在考察之列。


 
原文载于《中国教育报》2009年2月9日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5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
   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
    姓名: E-mail:
    主页:
    评分: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
    内容: